最野的狗。

像性转的黎各。就当是性转吧。…

北京的七月热得让人窒息。
叶修回家的时候拎了两根冰棍回来,市场上最常见的那种五毛一根的老中街。
租的房子没有空调,只有一台很老的立式电扇,工作的时候会嘎吱作响,烦人得很,索性就没开。
没凉风的天冰棍自然化得快,还没吃完糖水就滴滴答答淌了一地,王杰希瞥了一眼觉得麻烦懒得动弹就躺沙发上逍遥自在了。
叶修不乐意,一边拿着拖把威胁一边还是把地拖干净了。
"王杰希,你有本事懒有本事下次别吃。"
"你买的冰棍,你自己收拾。"

名朋王杰希3024。欢迎找我玩

有生之年被弟弟表白了!!!!
幸福到窒息

关于新式神。

悟法负青灯,破戒济苍生。

cv是细谷佳正

sr式神

海坊主表示委屈
鸦天狗表示我说什么了

觉醒前x觉醒后…
嗯,好吃。

一把卢刘刀子。ooc慎be慎

卢瀚文14岁的时候,刘小别21岁。
年轻人的恋爱总是不顾一切,尽管他们中间有着七岁的年龄差。
"前辈,你再等等,人生不过几十年,我总会和你一样老的!"
刘小别难得的愣了一下,接着就是一段沉默。
"好,我等你。"

卢瀚文24岁的时候,刘小别31岁。
卢瀚文结婚了,新娘不是刘小别。
刘小别去了卢瀚文的婚礼,送上无可挑剔的祝福。卢瀚文看了看那个坚硬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

卢瀚文34岁的时候,刘小别41岁。
他们都已不再年轻,刘小别已经快要踏出这个发展极快的社会的中年人的行列。卢瀚文长得很高,一米八几的大个子,没了那股子稚嫩劲儿,多了一种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。
卢瀚文在另一个城市出差时看见了刘小别,在那个公司里刘小别只是一个业务经理,他们以谈生意的名义见了面。刘小别整个人显得憔悴,身形也不再硬朗,单薄却依然独立。后来他从刘小别工作的公司员工那里得知,刘小别拒绝所有情感上的交流,至今未婚。

卢瀚文依稀记得刘小别在他的婚礼上对他说的那句话,那是一段恋情的单向终结。

"你长大了,却没有老,那么我不等了,祝你幸福。"
"卢先生,新婚快乐。"

Юрий.
Yuri·Plisetsky.

——如果出卖灵魂就能获胜的话。
      这个身体从上到下我都交给你了。

Это позор.Я не буду снова проиграли.
абсолютно не будет в следующий раз.